搜!
预约热线:400-8382-766
首页 ->旅游攻略 -> 穿越死亡之海-罗布泊的记忆
最新线路订单
穿越死亡之海-罗布泊的记忆
发表时间:2015/11/5 8:59:21来源:网络转载浏览量:5246
       二十世纪初,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闯入了位于塔克拉玛干边缘的罗布泊,从此,它逐渐为人所知。据史书记载,在4世纪时,罗布泊水面超过20万平方公里。即使到了20世纪也还有1000多平方公里的水域,斯文·赫定在20世纪30年代进罗布泊时仍乘着小舟,当时的他站在船头四下远眺,感叹这里的美景,回国后在他那部著名的《亚洲腹地探险8年》一书中写道:罗布泊使我惊讶,罗布泊像座仙湖,水面像镜子一样,在和煦的阳光下,我乘舟而行,如神仙一般。在船的不远处几只野鸭在湖面上玩耍,鱼鸥及其他小鸟欢娱地歌唱着……
      被斯文·赫定赞誉过的这片水域于20世纪70年代完全消失,变成了天空无飞鸟,地面无走兽的茫茫戈壁,罗布泊从此成了令人恐怖的地方。好奇 自虐 穿越无人区 。。。。。。
     首先,这是一条非主流的旅游线路,去罗布泊地区无疑要承担很多的风险这次我们选择的是4辆越野车东西穿越……全程无补给有一定的危险性……罗布泊穿越需要带好各种补给,水,油,还要注意温差……进入点我们选择敦煌的雅丹国家地质公园位于玉门关西北边,甘肃和新疆交界处的罗布泊入口处,总面积400多平方公里,风势极大,呼呼吹过,如同魔鬼的呼啸,雅丹龙城也被称为“魔鬼城”。
茫茫的大沙漠





雅丹地貌非常的美丽




静静的坐等太阳下山




雅丹地貌是一种比较软弱的湖泊沉积泥沙被风力倾蚀而成的平行槽垄地貌,维语称作“雅尔当”,意思是“陡峭的土丘”。雅丹分布区往往是在不久前干涸的干旱区咸水湖,沉积物里含有大量的盐分,这些盐分就成为泥沙的胶结物。由于气候干燥,来水减少,湖泊萎缩干涸,强大的风力裹着沙粒吹蚀地面,在湖泊沉积物上面倾蚀出一条条沟槽,沟槽间就残留下与之平行的垄状高地。

这里的岩石都被风化许久




土垠,当年余纯顺就是在这里出发后,走完了人生最后的一段路


天苍苍野茫茫


来到了罗布泊雅丹,真是别有洞天,非亲历不能感受。眼前的龙城,不是古城,却胜似古城,令人叹为观止。太阳西下,景色也越来越好,除了“白龙堆”和“龙城”雅丹外,罗布泊的楼兰古城和三龙沙也分布着大面积的雅丹地貌,千姿百态的土丘沟谷和流传着的生动传说令人浮想联翩、回味无穷。这是新疆境内最大、最为独特的雅丹地貌,登高望去,重镇奇邦,叠嶂起伏。四周几乎看不到绿洲。

D2罗布泊的禁区
穿过气势壮观的雅丹地貌,车队继续西行,举目四望,苍茫大漠戈壁,漫漫黄沙砾石一直铺向天外,看不见尽头,没有路,没有水源,没有一丁点绿色,没有见过大漠戈壁的人,无法体会这图景之壮阔无垠。


      三陇堆沙漠是一处规模较小的沙漠,沙丘不大,表面的沙子比塔克拉玛干大沙漠要粗得多,西北方向多呈缓坡,东南方向呈月牙形是这个沙漠的一大特点 。
开始穿越一道道沙窝,沙包,沙梁
地面都是沙子砾石,都差不多大,好像是筛选过的,有黑的、有白的、有灰的,铺得很均匀的没有任何其他色彩和生命色调,一片灰茫茫,极度荒凉。
      风凌石是中国大西北最具特色的典型奇石。该石生长在西部戈壁风沙口地带,经上亿年的风吹、雨凌、侵蚀,其千姿百态的造型具有奇石的瘦、漏、透、皱、清、丑、 顽、拙、奇、秀、险、幽等十二个方面的特点。它基本上分石灰岩、花岗岩和玛瑙质等几大类,该石还是制作各种石料工艺品的上等材料,具有高度收藏和观赏价值。
  罗布泊很多土地都是硬邦邦的



其中有一块就是当年核试验的禁区了

D3罗布泊中的生命
      另据史书记载,在4世纪时,罗布泊水面超过20万平方公里。到了20世纪还有1000多平方公里水域。斯文·赫定在20世纪30年代进罗布泊时还乘小舟。他坐着船饶有兴趣地在水面上转了几圈,他站在船头四下远眺,感叹这里的美景。回国后,斯文·赫定在他那部著名的《亚洲腹地探险8年》一书中写道:罗布泊使我惊讶,罗布泊像座仙湖,水面像镜子一样,在和煦的阳光下,我乘舟而行,如神仙一般。在船的不远处几只野鸭在湖面上玩耍,鱼鸥及其他小鸟欢娱地歌唱着……1942年测量时罗布泊湖水面积达3,000平方公里,相当于两个日照市的面积。1962年湖水减少到660平方公里。1972年彻底干涸,主要原因是因为塔里木河两岸人口突然增多,不断向塔里木河要水,使其长度急剧萎缩至不足1000公里,使300多公里的河道干涸,导致罗布泊最终干涸!


      《汉书·西域传》记载了西域36国在欧亚人陆的广阔腹地画出的绵延不绝的绿色长廊,夏季走入这里与置身江南无异。昔日塔里木盆地丰富的水系滋润着万顷绿地。当年张骞肩负伟大历史使命西出阳关,当他踏上这片想像中荒凉萧瑟的大地时,却被它的美丽惊呆了。映人张骞眼中的是遍地的绿色和金黄的麦浪,从此,张骞率众人开出了著名的丝绸之路。
       有人尝试了局部或部分的横穿,并以此号称,实际上并没有东西向按轴心线穿越的尝试。罗布泊中心以东地区可以实施穿越,而中心以西则仍是处女荒漠和沙漠,未有人敢于逾越。有人称罗布泊地区是亚洲大陆上的一块“魔鬼三角区”,古丝绸之路就从中穿过,古往今来很多孤魂野鬼在此游荡,枯骨到处皆是。在设备设施如此完备的当下,凭个人的力量,无从谈起。

意外的看到了一具风干的小羊尸体

地上都是很多枯枝

甚至还有盐巴

     罗布泊中的核爆基地
站在峭壁边缘,会突然感到荒漠是大地裸露的胸膛,大地住这里已脱尽了外衣,露出自己的肌肤筋骨。你能看清那一道道肋骨的排列走向,看到沧海桑田的痕迹,你会感到这胸膛里面深藏的痛苦与无奈。大大小小的土疙瘩,犹如耕地后未平整的田地。白色的盐碱镶嵌在土疙瘩中,白茫茫,像刚下了一场小雪。很多土块翻卷成弧形,高度有几十公分,盐板子像钢板一样坚硬,用锤子敲上去“铛铛”响。天刚蒙蒙亮,车队离开罗中,再次进入一望无际,没有色彩,枯燥而乏味的罗布泊。到处是一模一样的盐碱地,一模一样的戈壁,尽头就是天。若是没有太阳作参照,你睁着眼睛原地转一圈就会找不到你原来的方向。只有亲身体验,否则很难以想象这种感觉的。

      楼兰古城位于罗布泊西岸约30公里处,与龙城雅丹隔河相望。楼兰古国遗址以中心占地及规模最大的城池遗址为代表,其周边还有十多处城池、寺庙群、民居群、渔村、墓葬区以及烽燧等遗址。楼兰古国有史料记载时期应为汉晋年代,尔后从史学家的笔下消失了近两千年。1900年3月,斯文赫定的瑞典探险队发现楼兰,斯氏的发现成了20世纪最重大的发现之一,楼兰古城遗址,经历了千年的风沙摧残,但仍保留下城墙、房址、军用塔楼基座以及房梁柱础窗门等大量遗迹,可清晰显示其当年的规模和繁华。汉代楼兰古国以牧业为主,兼有农渔猎,孔雀河三角洲水源充沛之时,楼兰有茂密的森林和绿色的草原,水网交织,在孔雀河涸断流后,慢慢沦为荒漠。现在进入楼兰者都可看到楼兰城外成片枯死倒地的胡杨树,纵横交错的古河道历历在目。
         伸向湖心的路,这样的路再好的汽车也难以通过,好在地面上有被履带车压过的痕迹,相对平坦一些,但有些路段颠簸得人五脏六腑都要吐出来了,时速只有七八公里。下车观察地形,四周全是无边的盐碱地,耳边听到只有自己步履沉重的“沙沙”声和清晰的呼吸声,有如到达了月球表面。空气似乎都凝固在一起,时间感和空间感好像不复存在,使人不由自主的感到沉重的压力。
        罗布泊湖心是进入罗布泊干湖者希望抵达的地方,它的出现亦是进入罗布泊的探险者和旅游者日渐增多之故。1997年10月,一位地质勘探专家测定了湖心标志点,并在标志点位置埋下一个空汽油桶标示湖心。湖心标志点位于湖盆中心区。此后,连续不断有探险团抵达,湖心标志点成了进入罗布泊湖盆的必到之处。
       来到这曾经神秘的地方,想到按下电闸那一神圣的时刻,迸发出电闪雷鸣的巨大威力,不禁对当年的决策层、对作出突出贡献的两弹元勋们,对参与这项工作的人员敬意。 我国在罗布泊试验场进行了20多次的大气层核试行了大规模的建设,到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达到了鼎盛时期。
      当我们再次回到公路上时,看着眼前的苍茫大地,才能切实的感受到原来生活如此美好……